黄海洲:全球货币第三次寻锚事关金融强国地位

时间:2016-07-09 16:53 | 来源:网络整理 | 点击:

核心提示:摘要:自2008年发生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面临严重、持续的低增长和低通胀,当前仍然复苏乏力。在经历了1929-1945年、1971-1987年两次寻

  摘要:自2008年发生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面临严重、持续的低增长和低通胀,当前仍然复苏乏力。在经历了1929-1945年、1971-1987年两次寻锚和随后的全球经济繁荣后,全球货币体系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开启第三次寻锚和八十年一次的大调整。中国如果能够参与并引领第三次寻锚的相关谈判,在人民币加入SDR篮子之后,中国将会成为被全世界所认可的又一个标志性经济金融强国。

  (搜狐财经思想库:让思维有乐趣,让思想有力量!汇集顶尖财经智库,分享深刻透彻的调查研究,旨在普及常识,为网友提供思想洞见和专业分析。)

  文/黄海洲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成员、中国国际金融公司董事总经理

  今天我发言的主题与全球货币体系和经济长周期相关。我曾在CF40和SFI的研讨会上讨论此话题:在今年2月27日SFI第49期内部闭门研讨会“宏观经济形势与外汇市场风险”上,我分享了一些想法;在4月9日CF40年会上,我发表了题为《全球货币寻锚》的主题演讲。4月28日在《国际经济评论》主持的专题讨论会发言之后,我吸纳了邵滨洪女士的建议——明确为全球货币第三次寻“锚”。

  自2008年发生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仍然面临严重、持续的低增长和低通胀。七年多来,尽管许多国家在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等方面尽了巨大努力,有些国家甚至把货币政策用到极限,不惜使用负利率政策,但全球经济仍然复苏乏力,一些货币大幅度贬值,不少国家面临巨大通缩压力。

  如果我们把“百年一遇”的危机和全球货币寻“锚”联系起来考虑,可以得出一个有意思的推论:在脱离了金本位以后,全球货币体系曾经找到过两次“锚”。

  大萧条后开启第一次寻锚

  我们以1929-1971年为第一个寻锚和锚定周期,前后42年,寻锚调整期间经历第二次世界大战。

  上世纪1929-1933大萧条发生时,全球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产能过剩和通缩紧缩,和今天的问题相当类似。大萧条期间,美国的标普500指数下跌了90%。1933年的美国GDP是1929年的1/3,缩水70%,失业率上升到25%,有9000家金融机构倒闭。应对大萧条,各国采用了一系列政策,包括货币争相贬值,以及大搞财政刺激,罗斯福新政和凯恩斯主义都是例子。由于各国采取的经济政策基本上是以邻为壑为出发点,大大加剧了国家之间的矛盾。在一定意义上,这直接或者间接地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这次去产能是以将5大经济强国(英、美、德、日、法)中的4个夷为平地为代价完成的。

  也就是说,第一次全球货币和金融体系的大调整从1929年大萧条开始算起,此次寻锚过程持续了16年,中间更是经历了惨烈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此后,全球经济复苏和繁荣持续了26年(1945-1971年)。

  二战将近结束时,美国替代英国成为了全球货币和金融体系的领导者。作为全世界最大的经济体(1944年美国GDP占全球50%)和最大的黄金储备国(1944年美国黄金储备占全球63%),美国主导世界开始寻锚,并在1944年建立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元与黄金挂钩、各国货币与美元挂钩,美元成为了全世界的唯一支付清算货币。

  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建立,稳定了美元币值以及全球货币体系和金融体系。全球货币体系稳定后,经济运行也趋于平稳,全球贸易平稳增长。1948年,全球出口金额为580亿美元,而至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的1973年金额为5800亿美元,26年间总额增长10倍,复合增长率约为15.5%,且增速波动并不大。在此期间,美国、日本等主要工业国股市也处于稳定的上行周期中。

  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建立在特殊的历史时期对全球经济和资产价格都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但其与生俱来的固有缺陷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变迁开始逐渐显现,即所谓的“特里芬难题”。“特里芬难题”是指,一方面,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下,各国使用美元作为国际贸易结算和储备货币。为了向全球提供美元储备,美国必须长期保持贸易逆差;但另一方面,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核心前提是美元必须保持币值的坚挺,而这又要求美国保持贸易顺差;否则一旦外国持有的美元超过美国的黄金储备,将引发投资者对美元兑换黄金信心的动摇。这两个要求是相互矛盾的,从而成为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固有缺陷。

  从实施过程来看,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前期,为帮助欧洲和日本等国家获取美元,美国先后推出“马歇尔计划”(欧洲)和“道奇计划”(日本),为各国进口原材料提供美元资助,从而使得这些国家出口得以恢复,也能够进一步获得贸易结算和储备所需要的美元。其中德国和日本在出口和获取美元方面最为成功,但这也为美元埋下了危机的种子。

  1973年,美国黄金的全球占比已经降低至23%,不足之前比例的一半。

  滞胀中开启第二次寻锚

  我们以1971-2008年为第二个寻锚和锚定周期,前后38年。调整期间全球经济经历严重滞胀。

  由于特里芬难题的存在,到1960年,美国的黄金就不够用了,1962年美国开始推行双轨制,双轨制运行了将近10年。1971年,由于美国国内经济增长疲软、对外战争等因素,尼克松政府不得不宣布黄金与美元脱钩。1973年,布雷顿森林体系正式瓦解。直到1985年广场协议和1987年卢浮宫协议的签订,新的全球货币秩序才建立起来。这是大萧条后第二次全球货币和金融体系大调整。

  具体来说,从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开始到1987年卢浮宫协议签订,此次寻锚过程也持续了16年。期间,全球经济出现了严重滞胀,资产价格发生巨大的波动。解决之道必须通过稳定汇率和治理通胀双管齐下:在汇率方面,1985年五国集团(美、英、法、德、日)经过谈判达成广场协议,以日元、马克升值为代价,逐渐使美元汇率稳定下来;在通胀方面,美联储时任主席沃尔克自1980年开始大幅提高利率——美国当时的CPI高达16%,而美联储基金利率(Fedfund rate)被调高到20%——这些政策导致自大萧条以后美国1982-1983年最严重的经济衰退。然而两年之后美国的通胀预期又再次抬头,美元贬值是直接原因。

  对外贬值和对内通胀是货币的两个面。对开放的经济体而言,不解决对外贬值的问题,也就无法解决对内通胀。1985年达成的广场协议,成功解决了对外贬值的问题,当然是以日元和马克升值,尤其是日元对美元的大幅升值来实现的。也就是说到1985-1987年,全球货币体系又找到了新的锚。新的锚以美元为主,而日元、马克等货币(尤其是G5集团国家的货币)也在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美元与黄金脱钩,是信用货币。此后,全球经济增长步入了黄金增长21年(1987-2008年)。中国的改革开放也得益于这二十余年的相对稳定的外部经济和金融环境。

  全球货币寻锚周期

  总而言之,国际货币体系作为全球货币政策和资产市场的锚,二战结束以来,经历了围绕美元的两次大的体系变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特荐资讯

【洛阳楼市新闻
【洛阳楼市新闻
洛阳乐居网楼市新闻提供最新楼盘新闻、楼盘介绍、促销打折活动信... 详细>>